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056 山窮水盡(下)

    【富商】【管理員】【取經全靠大師兄】:哇!頭條第一名現在已經上了八百快了,小山兄弟你加油啊!

    衛玠等到張小山上了超過一百五十塊之后,果斷的一桶涼水把張小山的勁頭給按得死死的。

    按照衛玠的估計,張小山身上至少有三百塊,其中包括阿黃的錢……

    衛玠忘記是不是這個名字了,可能是大黃,反正是這錢肯定已經以另外一種形式伴隨在了張小山的身邊。

    蜜雪兒迅速的看了一下排行,看到自己距離頭條第一名的位置還有七八百塊后,就迅速的催促了起來。

    “張小山,別一塊一塊的上了,一把上完啊!”

    【薔夫】【管理員】【滬南哥哥徐】:別著急,等下一把吧,這把沒希望了。

    蜜雪兒正在興頭上,此時看到屏幕上的發言,以及不再打賞的張小山,怒聲吼了起來。

    “你滾!別在這里礙老子事情!窩囊廢!墨跡你媽呢!”

    本身這女人的脾氣就不怎么好,更可況今天被某人氣的一肚子火氣,此時看到有人在房間里裝理智,裝大哥,還一毛不拔,頓時就克制不住她那爆脾氣了!

    衛玠雙目一亮,迅速的點燃了一個小號!

    【流民】我就不充錢:婊子主播!大哥是你爹

    又是整整齊齊的十個字!

    直播間提示:【滬南哥哥徐】被主播蜜雪兒今天生日解除管理員權限。

    直播間提示:滬南哥哥徐被主播蜜雪兒禁言72小時。

    直播間提示:滬南哥哥徐被主播蜜雪兒踢出了直播間。

    直播間提示:我就不充錢被主播蜜雪兒踢出直播間。

    “滾!都給我滾!狗玩意兒統統都滾!!”蜜雪兒咆哮著大罵,惡狠狠的看著直播鏡頭:“還有誰要滾?!不愿意自己滾,老子送你走!”

    這一下子,蜜雪兒是徹底的把直播間里僅存的幾個大哥給氣走了。

    衛玠很清楚蜜雪兒這直播帳號用不了多久了,于是趕緊點火。

    他還有最后一個小號!

    【流民】張家書生:雪兒,你太過分了!

    直播間提示:張家書生錢被主播蜜雪兒踢出直播間。

    蜜雪兒迅速的在觀眾位置里找了一下,找到了張小山的名字,怒道:“張小山,你開小號罵我?!”

    張小山著急的趕緊打字。

    張小山:沒有!我沒有!

    解釋是沒用的,張小山從一開始就沒有解釋的余地!

    【師爺】【管】【張向陽】:雪兒,他剛才私聊我,說你很婊,氣走了很多大哥,讓我快點走!把他踢了吧!

    張小山急的額頭都是汗:不是啊,我沒有!我真的沒有說啊!

    然而暴怒的蜜雪兒根本就不會聽張小山的解釋,最近近半個月一毛錢沒沖的張小山,在蜜雪兒心中早就沒有了任何地位。

    直播間提示:張小山被主播蜜雪兒踢出了直播間。

    衛玠迅速的用大師兄號私聊張小山的小號,不能讓張小山的這個小號也被踢了,不然衛玠很難觀察住張小山的動向!

    取經全靠大師兄:哥們,別說話,你現在說什么都沒用,我之后幫你勸著她,現在最主要的是獲取主播的聯系方式,我去套她的VX,這樣主播換號之后我們還能舔主播。

    張小山看著屏幕上的文字,憋悶又痛心的扶住了自己的額頭,苦逼的回復道:嗯,麻煩你了,加個好友吧。

    取經全靠大師兄:嗯,應該的,時間緊迫,你把手機號發過來吧,我先去和雪兒說話。

    張小山更加的心痛了,他現在感覺活著都沒意思了,也想不明白今天明明應該是一個美好的夜晚,為什么會發生這么多不愉快的事情呢?

    衛玠在蜜雪兒的直播間被封停之前,要到了蜜雪兒的VX號。

    其實沒必要做這種事情,水笙那里有蜜雪兒的聯系方式,不過為了做戲給張小山看,自然就這樣了。

    因為辱罵大哥,把很多大哥都給氣走了,蜜雪兒的直播帳號很快就被巡管給凍結,像是這種破壞大哥們游戲體驗的主播,一般都是永封的下場。

    被她們氣走的,可都是錢啊!更何況這次蜜雪兒的行為太惡劣,不是針對一個人,是把為她慶祝生日的大哥都給得罪了。

    在直播間界面黑屏之后,衛玠就看向了水笙。

    “剩下的交給你,努力的破壞張小山在蜜雪兒心中的印象,不過我估計張小山在蜜雪兒心里根本就沒有什么位置。”

    水笙點了點頭,答應下來之后又猶豫了,看著衛玠說道:“這樣會不會太過了一點?”

    衛玠不在意的說道:“沒事,這點不算是什么。”

    水笙小心的說道:“不是,我是說那個張小山被蜜雪兒這么罵,傷心之下會不會做一些沒頭腦的事情……比如……跳樓?”

    “不會吧?就是被罵幾句,正常情況下肯定是悲傷,但不至于會到那種地步,還是不是男人了?”衛玠感覺很荒誕。

    水笙露出尷尬的笑容,說不出什么話。

    衛玠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這個前身不就是一條因為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就去跳樓的舔狗嗎?

    想到這里,衛玠就冷臉說道:“沒事,真卑微到了那種地步,死了也好。”

    水笙還想再說什么,衛玠直接冷漠的說道:“讓你做就去做,我承擔的風險,和覺悟,不會比你低!”

    看到衛玠可怕的表情,水笙就老實的繼續執行衛玠的指令,開始去安慰蜜雪兒,以及,挑撥蜜雪兒和張小山之間根本就不存在的關系。

    衛玠閉上了雙眼,若是那舔狗真跳樓的話……衛玠也認了。

    早死早解脫,不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張小山和張小山的家人來說,都是一件好事情。

    衛玠做好了系統消失的心理準備,他不清楚什么是善事,但此時此刻,真覺得張小山再那樣渾渾噩噩的活著,真不如死了算了!

    雖然身體殘疾,但衛玠的心靈從沒有殘疾過,也沒有卑微到向誰乞討的地步!

    “傻逼,若是被女人罵幾句就要跳樓的話,你對的起誰?!”

    衛玠等待著最終結果,也冷漠的罵了一句。

    張小山也有蜜雪兒的VX號,所以只要蜜雪兒沒有在第一時間把他刪除,張小山也是能和蜜雪兒溝通的。

    但是當張小山試圖和蜜雪兒解釋,說是張向陽誣陷自己的時候,他得到的是一段歇斯底里的辱罵!

    蜜雪兒如潑婦罵街一般,對著張小山發泄心中的怒氣。

    張小山在蜜雪兒罵完之后,委屈的安慰道:“雪兒……你好受一點了嗎?不要生氣了,別氣壞了身子……是我不對,我知道錯了……”

    衛玠不僅不懂女人,連男人也不懂,他想不到,這舔狗竟然能夠卑微至此!
快乐双彩走势图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