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十五章 麻煩突然而至

    王辰的座駕剛飛到大方家遠處的停機坪上空,立刻又掉轉方向朝中心醫院飛去。

    大方在途中連通了小李的通訊器,問:“你們隊長呢?我怎么沒辦法接通他?”

    小李道:“您又不是不知道他那倔勁兒,才剛進醫院就鬧著要離開,這不他的通訊裝置被我搶過來了,我和同事在這里看著他呢。”

    “老子要扣你工資!”大方隱約能聽到廖不凡在怒罵。

    不過小李的反擊似乎也極為犀利“行了吧你,我工資特么又不是你發的,你給我好好躺著!等醫生來給你做檢查。”

    “是不是教授的通話?把通訊器還我。”

    “我不給你能怎么樣?”

    “你還不還?”

    “不,還”

    大方打斷了他們的爭吵對小李鎮重道:“小李,我現在跟你說的事非常重要。”

    通訊器那頭安靜了下來。

    大方繼續道:“你立刻安排人手到中心醫院,然后安靜的將連環殺人案那個女幸存者病房周圍的人,盡可能撤出中心醫院。記住,盡快!我很快就到!”

    “那女的有問題?”畫面上的小李聽后緊張之聲傳來。

    “是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等我過來就能確定,在這之前你們不要輕舉妄動。”大方點頭。

    此時小李習慣性的把頭轉向了病床上的廖不凡。

    “看我干什么,瞧剛才把你給能得,馬上去辦啊。”廖不凡低聲罵道。

    “都滾,老子要起來。”畫面切斷的一瞬間,對面又開始低聲吵了起來。

    醫院病房的爭吵還沒結束,而另一場醞釀已久的爭吵,開始猛烈爆發。

    “小念,你才十五歲怎么能一個人搬出去住?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能跟爸爸說說么?”張念的父親張慶山對著女兒連連問道。

    “我為什么搬出去,你心里應該比我清楚。”張念冷冷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你,你怎么能這么說?你到底是為什么要搬出去?”張慶山大聲道。

    “我在晴芳家住的挺好,挺輕松、挺快樂,她們家也足夠大,她的家人也都真心歡迎我,所以我就想著搬過去嘍。”張念一臉無所謂道。

    “爸爸不反對你交朋友啊,偶爾住兩天那也沒什么,怎么能一直住在別人家里?你心里還有這個家么?”張慶山皺眉斥道。

    “家?哼哼,我就是不想看見你。”張念再一次滿不在乎道。

    “你!一直以來我打也不舍得打你,罵也不舍得罵你,什么事都依著你,你還要我怎么樣?就算你反感我,至少也要把我錯在哪里告訴我吧?”張慶山瞪大了眼睛,簡直感到不可置信。

    “哼哼,以你的智商,當然不可能知道我在想什么了。”張念轉過頭,用不屑的語氣說道。

    “你怎么這么對爸爸說話!我知道你是很聰明,但你再聰明也是我女兒,我也是你爹!”張慶山怒道。

    “你不配。”張念一臉的厭惡。

    頓時張慶山面孔漲的通紅大聲吼道:“你說說我有什么對不起你的地方?啊?自從你媽媽、你、你媽媽走后,我一個人把你養這么大,我到底有哪一點對不起你了???”

    張念突然也爆發了,大聲道:“你還有臉提起我媽媽!別以為我不知道,媽媽早就死了,就是你害死了她!你就是兇手!!!”

    啪!

    緩緩收回手臂的張慶山,用復雜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女兒張念,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悲痛、不舍、自責以及滿滿的悔恨。

    反觀張念捂著自己的臉龐,用仇恨的眼神死盯著張慶山。

    片刻之后,張念露出一個不屑得冷笑,轉身奪門而出。

    “小念,小念!”在恍惚中反應過來的張慶山,頓時焦急的喊道。

    他的喊聲沒有讓張念停止腳步,反而跑的更快了,轉眼間張念瘦小的背影就消失在張慶山的視野之中,而他反而因為張念最后那仇恨的目光,不由自主慢慢停止了腳步。

    失魂落魄的張慶山回到屋里,看了看地上的行李,這才突然想到張念什么都沒有帶,就跑出去了,頓時慌張起來。

    與此同時,大方與王辰剛下飛行器。

    他看著周圍安靜有序的撤離隊伍,又看了看病院大門,神情變得有些冷冽,抬步朝里走去。

    “你留著這里。”大方止住了想跟著的王辰。

    王辰不敢反駁,抱著大黑準備回到飛行器上,就在這時大方的通訊器突然響了起來。

    大方一看眉頭微皺,立刻接通了畫面,屏幕上張慶山六神無主的臉龐映現出來。

    “老師,您是小念的老師吧,您說過有事可以打你電話的。”張慶山急忙道。

    “嗯,出了什么事?”大方點頭回應。

    “小念剛才和我吵了一架,我打了她一巴掌,她現在跑出去了,而且什么都沒帶,我現在怕她出事,這,我,我現在”張慶山話沒說完被大方打斷。

    “你把張念的定位給我,我讓人過去找她。”大方道。

    “哦,對對對!定位,定位,我這就把定位給你。”被提醒的張慶山突然恍然大悟似的連連答應。

    隨著張慶山將定位傳過來,大方又分享給了王辰道:“你去找到然后看著她,如果不愿意回家就送她到晴芳那里。”

    “嗯,沒問題,您放心。”王辰答應后馬上轉身出發。

    “我建議你就在家里等著,王辰找到后會通知你的。”大方說道。

    “好,好,謝謝謝謝!”張慶山滿臉感謝之情。

    掛斷通話后,張慶山在家里坐立不定,來回走動,根本沒過多久,他再也無法忍受就這么等待,同樣出了家門,朝定位上女兒的方向,快速趕過去。

    此時此刻,大方一腳踏進了中心醫院的大門。

    在中心醫院位于那名女幸存者病房稍遠處的長條形走廊上,廖不凡帶著警力正在等待。

    得益于在醫院建立之時,就嚴格分化好的極為完善妥當的逃生、轉移設施,病院的病人與工作人員,撤離的比較成功,只是有些在手術中的醫患,無法被打擾,此種時刻正是警員們必須挺身而出的時候,廖不凡不顧反對慨然領隊。

    “我說你們怎么不把她撤離!她是傷者,你們怎么能這樣沒有證據的無端揣測!”廖不凡邊上有一位中年女人,對廖不凡正聲呵斥道,這個女人正是中心醫院的楊姓主任醫師。

    “我們是依法辦事,你怎么還能待在這里?”廖不凡瞪著楊醫生道。

    “送她出去。”廖不凡揮揮手。

    “依法辦事就不用講證據了?你以為你是方擎天么?”楊醫生極為輕蔑的嘲諷反擊。

    “我知道你認識患者,和她有交情,具體情況我不能告訴你,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這些行動是有必要的!”廖不凡也火了起來。

    “趕快送她出去!”廖不凡又一次重復道。

    兩個警員不顧楊醫生反對,準備上前強行將她架出去。

    同一時刻大方也出現在了,走廊的另一頭。
快乐双彩走势图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