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零七章 這人好狠

    葉威無法理解柳媚娘的情緒,所以選擇沖向了綠頭蛤蟆,反正內丹就在腦門上,拿了走人就好。

    怪事年年有,遇上蛤蟆就特別多。

    柳媚娘在一旁發瘋,金蟾居然口吐人言:“謝謝你們,我感覺你讓媽媽開心了。作為感謝,就請你收下我的內丹。”

    話音落下,大蛤蟆口吐內丹,氣息瞬間衰落,變成了一只小蛤蟆。

    “你這……路走得很寬啊?”葉威手里拿著金蟾內丹,看著地上的小蛤蟆,竟然有些小愧疚?

    拿蛤蟆的東西手短的葉威忍不住提醒柳媚娘:“柳媚娘,劉世美就你一個正房,又沒有孩子,不如回去繼承劉家的財貨,給這只金蟾買點靈藥補補,說不定還能修回來?”

    “只是買點靈藥嗎?”柳媚娘看著葉威,竟是撲哧一笑,竟有了幾分勾魂奪魄的調調。

    葉威默念男女平等男女平權,干脆歪主意出到底:“反正劉世美都死了,你要想養幾只小狼狗也沒人攔著不是么。”

    “好主意!這垃圾死的好,合該我拿著他的錢去耍。”柳媚娘點了點頭,精神煥發,當場拾起了小蛤蟆,往頭上一頂,挽起一個發髻,不過還是將猙獰的半張蛤蟆臉悄悄遮擋,仿佛自言自語一般,昂頭挺胸驕傲地宣告,“金蟾兒,咱們回劉家,繼承劉氏的財貨,娘保證幫你重修。至于我,從今往后,便是金蟾夫人劉柳氏了!”

    “相公,小狼狗是什么?”阿奴眨著大眼睛,一臉不解。

    “小屁孩問這個干什么。”蓋羅嬌接過葉威扔過來的內丹,白了阿奴一眼。

    阿奴氣呼呼地抬頭挺胸道:“我已經嫁人了,不小了!”

    “果然是圣姑的種!真是不知羞恥!”一個丑老頭帶著一群黑苗士兵,正哼哧哼哧趟著山下的蛤蟆群上山來,不是石長老又是誰?

    “阿奴……你已經嫁人了嗎?”跟著石長老一起來中原見世面的小鮮肉唐鈺見到阿奴自爆人妻的身份,竟是扭頭就走,頭也不回地下山去了。

    唐鈺雖然是漢人,卻是很純粹的苗疆男兒,進入失戀狀態后心態開始波動:“我好難過,我現在只想找個知心大姐姐安慰我,就像在苗疆時那樣……我剛才見到一位衣衫樸素,卻舉止典雅的夫人,她胸襟廣闊,肯定是個有見識的,不如去向她求助……”

    石長老為什么在這里,還得從之前大理之亂開始。之前得到拜月的消息,石長老想著先放出謠言搞亂大理,等自己潛入中原抓回阿奴這個圣姑的罪證,正好一鼓作氣回去拿下大理。

    誰知道他人剛到中原什么都還沒來得及做呢,葉威已經把亂局鎮壓下去了,這下就算抓了阿奴也無濟于事。

    帶著徒弟在中原打晃的石長老一時間竟像是失去了人生目標一樣,直到前幾天徒弟拜月教主忽然出現,稱巫王病重,十分想念女兒,請他去迎回南詔公主。

    石長老再一次躊躇滿志地在中原活動起來,迎回公主這種大事都得我來做,我石公虎對南詔果然太重要了。

    可稍一打聽,中原江湖上從來沒有南詔公主的消息,畢竟趙靈兒從小到大都在山里面宅著,外面如何得知?

    思來想去,還是找酒劍仙靠譜。

    石公虎心想,這酒劍仙是蜀山門人,要找酒劍仙就得找蜀山門人。去找蜀山山門石公虎可沒指望過,規矩他懂,進蜀山山門是要看緣分的。但找蜀山門人還是有希望的,因為蜀山門人喜歡在外面降妖除魔。

    那么,只要找到名氣最大的妖怪,守株待兔,不久可以見到蜀山門人啦?我石公虎果然才思敏捷!

    就這樣,石長老帶著徒弟唐鈺馬不停蹄來到遠近聞名有妖怪出沒的蛤蟆谷,堪堪趕上葉威這邊完事。

    可還沒等放兩句話,徒弟唐鈺就下山療情傷去了?

    “喲?石長老?”蓋羅嬌和石長老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伸手一招,便是萬千瘴氣云從,卷向了石長老。

    “哈哈!對我用毒,真是荒謬!”石長老任由這些瘴氣入體,竟是第一時間沖向了阿奴。

    上次葉威對自己的毆打石長老銘記于心,這次他只想擄上阿奴回去拷問,找到公主的下落。

    要說和平處理趙靈兒的事,讓趙靈兒帶著阿奴蓋羅嬌葉威之流一起回南詔,在石長老這里是根本沒可能的事。

    在他看來,趙靈兒回去當南詔國女王是可以的,但管理國家大事?肯定沒那個能力。所以,到頭來還是得讓他這種經驗豐富的臣子來輔佐才行。這樣一來,能讓趙靈兒帶上一大幫人回南詔這種事不是添亂么,讓忠心耿耿業務嫻熟的石長老我怎么盡忠報國?

    所以為了讓石長老輕松拿住阿奴,在石長老發動攻擊的剎那,黑苗族士兵全體沖向了葉威身旁的蓋羅嬌!

    他們的目標是用一記接一記的赤血焰毒自爆,抱著和蓋羅嬌同歸于盡的絕心,只為逼葉威回援,給石長老掙得綁走阿奴的幾息時間。

    只要葉威回援,石長老就可以憑借鉆地的蠱蟲帶著阿奴隱匿氣息,徑直遁出百里之外。

    然而葉威根本就不管蓋羅嬌,竟是一手虛抓,仿佛在空中抓住了一把韁繩似的,隨即一個跨步邊沖向石長老。

    電光火石之間,石長老還沒來得及抓住阿奴,就看到葉威一腳踩到了自己身前,不知道震死了多少有毒蛤蟆。

    石長老只來得及想到:“這人好狠,女人說不要就不要!”

    砰砰砰——

    bào zhà聲不絕于耳。

    “不可能!”

    然而石長老發現這些bào zhà完全沒有效果!

    那些黑苗士兵,仿佛真被葉威用一根根繩子拽著似的,好像放風箏一樣扯到了天空之上!

    “食我龍象拳經啦!”葉威的大手已經拍到了石長老臉上。

    啪!

    臉上挨了一巴掌,石長老忽然想哭,怎么莫名的生出一股對葉威跪下認錯的心情?

    這龍象拳經,已經完全將擒龍手和如來神掌融入其間,變得更加收發由心,變幻無窮。

    如來神掌第一式便是佛光出現,猶如引力場一般令對手失重浮起,而擒龍手恰好是擒抓,兩式合一,就仿佛往對手脖子上套了一根韁繩,輕松掌控對方一切動勢。

    是以針對蓋羅嬌的自爆,通通變成了天上的煙花。

    而石長老,也成了龍象拳經當頭棒喝效果的第一個體驗人。

    搜狗13
快乐双彩走势图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