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63章從天而降

    天機師本身就是一個神神道道的職業。對于大多數修真者而言,天機師只存在于傳說之中。

    就算和天機師有過接觸到修真者,也往往覺得天機師神秘莫測,神龍見首不見尾。

    孟章既然成為了一名天機師,當然也要有點天機師的作風。

    修真界這么多年以來,天機師都是這種風格,肯定有一定的道理,不是故弄玄虛。

    楊雪怡對于孟章這個太乙門掌門還是非常信任的。

    既然孟章說了時機未至,需要靜靜等待。她也就不再多說廢話,直接遵照孟章說的去做。

    其實孟章心里,因為第一次施展天機術,進行推衍。對于推衍出來的結果,他也有點沒底。

    如果是和平時期,在火井坊市買不到合乎心意的法器,還可以去飛鴻宗直屬領地,那里比火井坊市更加繁華,商貿更為興盛。

    但是現在正是沙怪之亂爆發的時候,飛鴻宗領地上面正是激戰正酣,像孟章這樣的筑基期修士,去了那個地方,都一樣要冒很大的風險。

    為了購置法器,就跑這么遠,去這么兇險的地方,的確不大值得。

    所以,孟章才嘗試施展了大衍神算。

    可惜的是,天機術給出的結果,總是那么不夠清楚。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面,孟章和楊雪怡將周圍區域全部都仔細看過了。

    孟章甚至施展破妄法眼,對地底進行了透視。

    雖然透視的深度很低,但確實沒有發現什么問題。

    孟章心里也有了一點疑惑,自己不會是修煉了一門假的天機術吧?大衍神算的推衍結果,不會不靠譜吧。

    心里帶著這種疑問,孟章度過了這幾天難熬的時光。

    到了第十天,也就是大衍神算推衍出來的日子。

    一大早,孟章就帶著楊雪怡,騎乘赤羽鷹飛上天空,在周圍閑逛起來。

    一個上午過去了,兩人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情況。孟章心里,有點虛了。

    中午兩人稍微休息了一下。然后下午繼續在周圍閑逛,還是一無所獲。

    夜色即將降臨,這個白天也快要完結了。

    孟章有點垂頭喪氣,大衍神算居然推演錯誤,這里根本就沒有二階法器的線索。

    楊雪怡有點疑惑的望了孟章一眼,不知道掌門今天的情緒怎么有點低落。

    孟章帶著楊雪怡降落到了地面上,將赤羽鷹收入靈獸袋之中。

    孟章已經決定不再繼續在周圍瞎逛了,他覺得自己就好像是個傻子一樣。

    正當孟章開始懷疑自己修煉的天機術的時候,異變發生了。

    天空之中,從遠處飛來了一前兩后三道人影。

    前面那道人影正在拼命逃命,后面兩道人影正在緊追不舍。

    孟章立即發現了天空中的情況,心中有點不太確定。

    這莫非就是大衍神算推衍出來的機緣?

    能夠在天空飛行,三人都是筑基期修士。筑基期修士身上一般都有二階法器。

    莫非,自己這次是要殺人奪寶,奪取他們身上的法器?

    正在這個時候,那名在前方逃命的修士,速度明顯慢了下來。后邊緊追不舍的修士趁機追了上來,將他截住了。

    “飛鴻宗的狗賊,我們一起上路吧。”凄厲的吼叫聲在天空之中響起。

    只見那名被截住的修士,從身上取出一團火焰。然后嘴中一口鮮血噴出,正好澆到火焰上面。

    那團火焰猛然爆開,一下子就將對面兩名追兵全部包裹住了。

    一名追兵幾乎沒有什么反抗之力,身體直接被點燃。整個身體就好像燃燒的火炬一樣,熊熊燃燒。

    另外一名追兵身上升起一道光罩。光罩剛剛升起,就被爆開的火焰擊碎。

    趁著這點耽擱的功夫,那名追兵身體化作流光,直接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那名被追殺的修士,發出最后這一擊之后,身體失去了所有的力氣,直接一頭從天空之中栽倒下來。

    孟章和楊雪怡對視一眼,立即飛上天空,飛向了剛才戰斗發生的地方。

    那名被點燃的修士,身體還沒有落到地上,全身上下就被燃燒殆盡,只余下一團灰燼。被空中的大風一吹,就隨風飄散了。

    那名被追殺的修士,身體直接從空中落到了地上。

    即便地面上是柔軟的沙粒,從那么高的地方直接摔落下來,身體還是被摔得四分五裂,成了一團模糊的血肉。

    孟章和楊雪怡落到那名修士摔落的地方。

    這名修士雖然身死,但是身上攜帶的三個儲物袋都完好無損。

    孟章法眼如炬,從一團模糊的血肉之中,挑出了三枚完好的儲物戒指。

    儲物袋和儲物戒指都被孟章的真氣托在空中,孟章施法招來一股清水,細細的沖洗上面沾染的血肉。

    等到徹底沖洗干凈之后,孟章和楊雪怡才開始清理里面的物品。

    三個儲物袋都是十方儲物袋,里面裝了一大堆的各種雜物,如靈石、丹藥、符之類。

    此外,還有好幾枚玉簡,以及足足四件二階法器。

    看見這四件二階法器,楊雪怡疑惑的望了孟章一眼。

    莫非這就是掌門所說的時機一至,就什么都明白了?可是掌門怎么知道,這個時候,這里會有人從天上掉下來?

    一時之間,孟章在楊雪怡心目中的形象,變得異常的高大,異常神秘。

    孟章在一大堆雜物之中搜索了一陣,找出了一面黑色令牌。

    令牌正中央,刻有一朵火紅色的云彩,就好像是一朵熊熊燃燒的火焰。

    孟章去過九曲盟地界,了解過大風城周邊的修真勢力分布。

    他一眼就認出,這是大風城旁邊的修真大派火云派的弟子身份令牌。

    聯系到此人剛才被飛鴻宗的弟子追殺,此人應該就是火云派的弟子。

    數百年前,火云派曾經借著無盡沙海混亂的時候,大舉入侵過無盡沙海,但是最終被飛鴻宗驅逐出去。

    火云派自從數百年前被飛鴻宗擊退之后,一直賊心不死,覬覦著無盡沙海。

    這數百年來,火云派和飛鴻宗邊界處,沖突不斷,小規模的戰斗時有發生。

    火云派的弟子潛入無盡沙海,被飛鴻宗弟子發現之后進行追殺,看似沒有什么可疑之處。
快乐双彩走势图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