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1章 七一章(更新)

    “一聲不吭就跑這兒來了,膽兒挺大啊,我還奇怪呢那幾天怎么突然就聯系不上你了,我正想讓蘇衛國幫著找找人結果就在文件上看到你成了失蹤人物,唐棉,我該拿你怎么辦呢?”厲御語氣是無奈的,還帶著一抹寵溺。

    怎么辦就遇見了喜歡上了這么一個膽兒賊大的小姑娘,上手收拾是肯定不行的,就厲御對下小姑娘的了解他要是上手了肯定接下來都沒他什么事兒了,而且就厲御也沒動手收拾她的想法啊。動手收拾手底下的那群大兵還沒什么,收拾自家小對象厲御可下不了手。

    唐棉慫巴巴縮在男人懷里,白皙的手指悄悄纏繞著男人的衣角軟軟糯糯開口道:“哎呀,別生氣了,我知道錯了之前不是很嚴肅給你認錯了嗎?你不是不生氣了,厲御,你是男人,男人就不能像女人似的翻舊賬,男人得大氣。我知道這次沒提前告訴你一聲是我的錯,我下次肯定不這樣了。”

    厲御可勁撐著,看著懷里小姑娘撒嬌仰頭看著自己,厲御微微抿了抿薄唇,仍舊保持嚴肅。

    “等我送你回去之后你寫一份檢討書給我,兩千字。”厲御面無表情道。

    唐棉傻眼了,兩千字檢討?

    厲御這是認真的嗎?

    唐棉抬頭看著厲御一臉嚴肅的樣子就知道厲御不是開玩笑的,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看著男人那嚴肅的臉龐,驀地踮起腳尖。

    厲御瞳孔一縮,瞪大眼睛看著面前小姑娘那雙水潤眼眸,原本幽深的眸光瞬間一沉。

    別樣旖旎,就連空氣仿佛都帶上了一抹灼熱的滾燙。

    “咚咚咚!”突如其來的敲門上讓屋子里的一對男女瞬間回神,唐棉原本就被厲御摁在門板上兇狠地扣在他滾燙的懷里,突然身后的門被敲響,唐棉一不留神微微用力。

    唐棉只聽見男人悶哼一聲,隨即唐棉嬌艷的唇瓣便染上了一抹鮮紅的血色,嘗到一抹微咸的血腥味。

    唐棉察覺到自己似乎又闖禍了,連忙討好地看向男人。

    厲御垂眸,望著她,原本灼熱的視線愈加躁動,唐棉感覺自己好像有一種隨時會被男人吞吃入腹的錯覺。

    “棉棉,你在不在啊?我帶你出去吃點兒東西,我聽說厲御好像出去了,你說厲御也真是怎么就不知道心疼人呢,好歹你們在處對象厲御這么不心疼人真是太不合格了。所以說還是哥哥好啊,別的男人怎么可能像哥哥這么照顧你?棉棉,你在不在啊?”

    唐戰在外邊念叨了半天也沒聽見屋子里有什么動靜,心里正奇怪,覺得唐棉是不是出去了的時候房間門咔噠一聲打開了,然后唐戰看見了自家妹妹,還有……妹妹身后那個他剛才吐槽的男人厲御。

    這就有點兒尷尬了哈,剛才他還吐槽厲御,結果這會兒就看見厲御和唐棉在一塊兒。

    等會兒,等會兒,好像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唐戰瞪大了眼睛,伸手指了指厲御,然后兇巴巴開口呵斥道:“不對啊,你怎么在棉棉的房間里?還有,你不是出去了?”

    “回來了,過來帶棉棉出去吃點兒東西。”厲御瞥了唐戰一眼淡定回咯一句。

    唐棉在旁邊乖巧朝著唐戰露出一抹笑容,軟聲開口道:“六哥,不是說帶我去吃東西,正好我餓了,我們趕緊去吧?我們去吃肉,六哥你不是最喜歡吃肉了?走吧走吧,趕緊的,我都快要餓死了。”

    唐戰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唐棉拉著走了好幾步,唐戰看了看拽著自己走的唐棉,然后回頭看了看后邊跟著的厲御,總覺得有點兒不對勁。

    唐棉拽著自家傻乎乎的哥哥走在前面,但是就算走路唐棉也能感覺到身后某個男人的視線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想到自己剛才把男人的嘴唇啃破了一道口子唐棉就有點兒小心虛,本來是來個親親然后耍賴不寫檢討,結果討好不成還把男人給啃了,唐棉心里略慫。

    新手上路,這體驗著實不算美好啊,嗚嗚嗚。

    身后,厲御不緊不慢跟在兩人身后,舌尖舔了舔薄唇內側那一道口子,微微的刺痛感讓厲御眼中劃過一抹饜足。

    厲御心里嘖了一聲,雖然有點兒疼,但是味道真特么好。

    小姑娘的唇瓣軟軟的,吃起來的時候仿佛能嘗出一抹甜味兒來,特別是一想到小姑娘軟噠噠被自己欺負的模樣,厲御渾身就控制不住升起一抹燥熱。

    就是可惜了,被唐憨憨打斷了,不然他還能吃更久。

    想到這兒,厲御的眼神一轉,看向前面某個礙眼的大舅子,眼中泛起一抹涼意。

    走在前面的唐戰突然感覺背脊涼嗖嗖的,想到后面的男人,唐戰歪了歪身子靠近唐棉,小聲開口道:“棉棉,你回頭看看厲御是不是在瞪我?我咋感覺背后涼嗖嗖肉的呢?”

    唐棉悄悄回頭,視線剛看過去就被厲御察覺到了,厲御的視線對上唐棉瞬間轉柔,挑眉微挑,顯然心情不錯的樣子。

    看男人心情不錯,唐棉心里琢磨著檢討書是不是可以免了?

    唐棉朝著厲御回了乖巧一笑,然后回頭,朝著自家哥哥開口道:“六哥,厲御沒瞪你,你別多想了,厲御不是那種小氣的人。”

    唐戰聽見妹妹對厲御的評價,內心呵了一聲。

    厲御是什么樣兒的男人唐戰認識這么多年還能不清楚?

    厲御就是一牲口,要不是他裝的那么正人君子唐戰肯定不會那么相信他然后把自家妹妹雙手奉上,然后妹妹就要變成別人家的了。

    吃過飯之后厲御送唐棉回房間,然后出去處理其他的事兒了。

    這次的任務完成之后厲御特意請假了兩天送唐棉會京市,任務匯報這件事兒交給薛白就可以了。

    兩天之后,厲御和唐棉回到了京市。

    在家里休息了半天時間唐棉才去學校,出門的時候正好遇見了等在不遠處的男人。

    厲御看見唐棉出來,眼中浮現笑意。

    和喜歡的人在一塊兒就算走路也感覺那個甜,唐棉側頭看了看男人,笑吟吟開口道:“你怎么過來了?”

    “在家沒什么事兒。”主要是才半天時間不見,想她了。

    而且在家藺舒然同志看他的眼神兒很犀利,好像他今年不帶對象回家就是一個罪人,在藺舒然同志這種譴責的目光下厲御覺得自己還是出來早點兒把藺舒然同志的兒媳婦哄回家才是正事兒。

    “哼哼,是想我了吧?想我就直說,我又不會笑話你,有我這么一個可愛漂亮的女朋友要是不想才奇怪,古人不是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你是不是這種感覺?”唐棉傲嬌地微微抬頭,那小模樣不要太嘚瑟。

    厲御看著小姑娘那傲嬌的模樣,忍不住手癢,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沉聲開口道:“嗯,想你了。”

    唐棉聽見男人順著自己的話說想她了,瞬間瞪大眼睛,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抬手戳了戳要人硬實的胸膛,紅唇微啟,一字一句開口道:“你、學、壞、了!”

    “嗯,和你學的。”厲御一點兒都沒想否認,直接就應了。

    正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厲御也覺得自己以前不是這樣兒的就,好像喜歡上他家小姑娘之后他臉皮厚了,甚至可以說是不要臉了,學壞自然也是跟她學的咯。

    “你別瞎說,我這么乖。”唐棉笑嘻嘻回了一句,那嬌俏的小模樣讓厲御又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臉,粗糙的指腹碰觸到她嬌軟的小臉,這柔嫩的觸感讓厲御忍不住想到了別的地方。

    厲御視線掃過小姑娘白凈的小臉,然后是那紅艷艷的小嘴兒。

    不知道這兩樣,哪個更軟?

    男人灼熱的視線盯著自個兒唐棉就算是想裝作不知道都不行,好在唐棉覺得自己臉皮厚,朝著男人飛了一個媚眼過去,軟軟開口道:“你一直盯著我,是不是覺得,愛上我了?”

    “呵,讓我看看臉皮怎么這么厚呢?”厲御曬然一笑,原本捏著她小臉的大掌微微用力摩挲了一把她軟嫩的小臉,直到把她臉都弄得微微發紅才在她的抵抗下收回手。

    厲御深邃的眸光望著唐棉紅撲撲的小臉,沙啞道:“怎么就那么稀罕你呢?”

    “稀罕到想要把你吃了。”

    唐棉幾乎要目瞪狗呆了,這男人撩騷起來要不要這么騷?

    接下來的路上兩人一邊走一邊說著話。

    到了京大——

    一身軍裝的厲御和唐棉一塊兒出現在京大的校園,可想而知會引起什么樣的轟動,特別是察覺到兩人那相處的氣氛,一看就知道有事兒啊。

    唐同學真的有對象了,之前的事兒不是謠言。

    嗚嗚嗚,失戀的男同學們看向厲御的視線不要太兇狠。

    厲御送唐棉到教學樓的一段路下來,接收到了不知多少男同學的打量視線。

    “好了,你就送到這兒吧,你下午不是還要坐火車回部隊,回家收拾收拾東西,下午我去送你。”唐棉笑著開口道。

    “嗯,你幾點下課,我過來接你。”

    “我十一點就沒課了,中午還能陪你吃飯。”

    “那行,現在是九點,十一點我過來接你。”

    “嗯,那我上去了。”

    “去吧。”

    厲御看著唐棉走遠的背影,好一會兒才轉身,大步離開。

    要知道今天他特意等著送唐棉來學校可不是臨時起意,他是早有預謀啊。

    自家小姑娘太招人,他可不就得過來依宣誓一下主權,讓學校里那些乳臭未干的小狼崽子知道,唐棉可是有主兒的了。

    唐棉一進教室就看見了姜煙和南檸,姜煙朝著唐棉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她旁邊空著的位置示意她幫忙占位置了。

    唐棉看見姜煙的動作,邁步朝著姜煙那邊過去了。

    唐棉這剛坐下姜煙就把胳膊架在了唐棉的肩膀上,然后靠過來,笑容滿面開口問:“棉棉,你這什么情況?不是出去有事兒,大半個月月不見,怎么就和你家那位一塊兒回來了?來,說說情況,你該不會這半個月都和你家那位在一塊兒吧?唐棉,你不是吧?你居然因為男色拋棄了學習?說好的學習使我快樂,學習使我富有,結果你有了對象就拋棄了我這個小伙伴,拋棄了學習。”

    唐棉淡定看著姜煙耍貧,等到姜煙玩兒夠了才開口道:“胡說八道什么呢,我是那樣兒的人嗎,他回來休假兩天,今天早上在我家附近等著的。”

    唐棉避重就輕,不該說的不說,反正她和厲御確實是今早才見面的,沒毛病啊。

    姜煙是不信的,但是看唐棉臉色又看不出個什么來,所以只能放棄八卦了。

    畢竟將近半個月時間不見,這會兒唐棉回來了姜煙可就有很多話要說了。

    其中姜煙說的最多的就是蘇衛國這個男人,天知道這段時間姜煙是怎么過來的。

    蘇衛國那個男人簡直是屬狗皮膏藥的,比薛敖那狗皮膏藥還要黏糊,三天兩頭就出現在姜煙面前,表白次數用兩只手指頭都不夠數,而且更讓人無奈的是,無論姜煙怎么拒絕,蘇衛國第二天還是會出現在她面前。

    姜煙表示,越是拒絕對方反而愈加來勁兒是怎么回事?

    越挫越勇這就厲害了。

    這會兒姜煙念叨了一上午蘇衛國,然后中午厲御接唐棉一塊出去吃飯的時候唐棉就遇見了蘇衛國。

    這頓飯蘇衛國請客,特別是吃飯的時候蘇衛國對唐棉那叫一個殷勤,簡直讓厲御都快忍不住了。

    待看見蘇衛國不僅口頭上討好唐棉甚至還想要幫唐棉夾菜的時候厲御忍不住了,抬腿就在桌子底下踹了蘇衛國一下,板著臉開口警告道:“差不多得了啊,這是我對象,我能照顧。”

    所以,不要隨便獻殷勤,看了礙眼!

    安波坐在飯桌上默默吃東西,看見蘇衛國挨踹了忍不住笑了。

    蘇衛國聽見安波的笑聲瞬間就瞪了過來。

    滾犢子,有這么當兄弟的,看見他被厲御踹,看戲還看得挺高興?

    安波微微挑眉,然后開口道:“怎么,我不能笑了?”

    “你笑個屁!”蘇衛國沒好氣回了一句。

    “我笑你是個屁。”安波淡淡回咯一句,然后看向旁邊的厲御和唐棉,淡定開口道:“厲哥,小嫂子,你是不知道衛國這段時間多拼命啊,這十八般武藝全都上了,人家偏偏不稀罕搭理蘇衛國。小嫂子,你那個朋友也是厲害啊,就蘇衛國這狗皮膏藥的勁兒她也能面不改色拒絕這么多次,也是個狠人啊!”

    聽見安波的話,唐棉饒有興致抬頭朝著蘇衛國看過去。

    對上唐棉那感興趣的眼神兒蘇衛國還是有點兒小尷尬的,清了清嗓子解釋道:“唐同學,我對你朋友絕對是認真的,這輩子我就沒這么認真過,你別看我之前那么多對象,我那都沒走心的,我那時候不是年輕嗎,不懂事兒,我保證我這次和之前絕對不一樣!”

    然而可惜了,蘇衛國的保證對唐棉沒什么用,蘇衛國喜歡姜煙是蘇衛國的事兒,姜煙拒絕那就是姜煙的事兒了。

    別人感情的事兒唐棉不想摻和,這成與不成都是蘇衛國和姜煙的事兒,唐棉在姜煙和蘇衛國之間并不算太重要的存在。

    唐棉自然也不打算幫蘇衛國,反正這事兒,她就是一個外人。

    “你認真不認真這事我管不著,你喜歡姜煙你就追,姜煙拒絕那就是不喜歡你,或者說還沒喜歡上你,你也別討好,我不會幫你。”唐棉不喜歡拐彎抹角,所以一開口就把話攤開了說。

    “當然了,我也不會再姜煙面前說你什么不好。”唐棉補充了一句。

    聽見唐棉不會在姜煙面前提他的黑歷史蘇衛國徹底松了一口氣,本來姜煙對他就沒啥好感,如果唐棉不經意說了什么,蘇衛國覺得自己真是哭都沒地兒了。

    蘇衛國要早知道自己會遇見姜煙這個女孩子他肯定守住自己的初戀留給姜煙,可是沒有早知道,現在蘇衛國唯一比較慶幸的就是自己這么多年守身如玉守住了,要不然他也不敢這么大張旗鼓去追姜煙。姜煙那么好的女孩子,蘇衛國自己要真是一個混不吝也不能這么沒有自知之明去追人家好姑。

    “嫂子,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姜煙喜歡什么?哎喲,這個也不算幫我對吧,嫂子你就可憐可憐我,我這段時間真的是對姜煙沒轍,你說我送花她不喜歡,我怎么抱過去就怎么抱回來,送項鏈什么的姜煙也沒興趣,我感覺我出現的時候姜煙還挺嫌棄我似的,我這心,千穿百孔。”

    聽見蘇衛國賣慘安波想到蘇衛國這段時間追人家小姑娘結果每次回來都撞得頭破血流的樣子就忍不住好笑。

    唐棉聽了蘇衛國的經歷也是挺同情他的,你說你喜歡誰不好偏偏喜歡上姜煙,喜歡姜煙也也就算了,偏偏蘇衛國還是姜煙最討厭的類型。

    老天爺這是得有多惡趣味才能讓這兩人有姻緣?!

    “其實我也不知道姜煙特別喜歡什么,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姜煙最不喜歡你這個類型的男人。”

    “我,什么類型?”蘇衛國瞪大眼睛。

    “嗯,花花類的,姜煙最討厭口花花心花花的男人,而且你之前那些對于姜煙來說都不算什么,你要知道姜煙長得漂亮,追求者肯定是不少的,知道姜煙為什么到現在還單身不?”

    “為什么?”蘇衛國傻乎乎問了一句。

    “因為姜煙對男人太大興趣,送花送東西的姜煙遇到的不少,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姜煙不喜歡花,還有就是姜煙家里很有錢的,那種項鏈什么的姜煙不缺,姜煙想要項鏈她家里可以讓她掛一斤在脖子上你信不信?”唐棉認識姜煙這么長時間,姜煙好像比較喜歡的除了吃就是學習了。

    想到這兒,唐棉瞥了蘇衛國一眼:“你學習怎么樣?”

    “學習?”蘇衛國欲言又止看了唐棉一眼,含糊著回道:“還,還可以吧。”

    “那你明天帶本有深度的書去找姜煙,被拒絕的可能性會小一點兒。”唐棉開口道。

    唐棉原本沒有幫蘇衛國的意思,但是,看蘇衛國那樣兒真的挺可憐的,所以適當提醒一兩句算了。

    一頓飯吃完,厲御直接就帶著唐棉離開了,剛才一頓飯厲御感覺唐棉的注意力全部給了蘇衛國,厲御心里都我有點兒酸了。

    看著厲御那酸勁兒,蘇衛國忍不住喝了半杯酒,然后對著安波吐槽道:“看厲御那酸,我就不明白了,唐棉怎么喜歡厲御那種不解風情的男人。”

    “人家好歹有對象,你這個光棍就別說人家了。”安波回了一句。

    蘇衛國瞬間一噎,安波絕對是損友!

    ”“算了算了,你幫我想想辦法,姜煙喜歡學習那么是不是喜歡學霸類型的男人?我去,你也知道我讀書的時候什么樣兒,怎么辦?”

    “沒救了,放棄掙扎吧?”安波涼涼又回了一句。

    “不是,你是不是兄弟,咱們好歹認識這么多年,你讀書的時候不是學霸,你今晚幫我補一補,好歹讓我能裝的過去吧?”蘇衛國盯著安波一臉認真道。

    看著蘇衛國那認真的樣子,安波喝酒的動作停頓了一下,開口問:“你認真的?”

    “為了姜煙,我拼了!”

    然后晚上主動要求要補一補的蘇衛國經過安波那么一補幾乎要懷疑自己智商有問題了,這個和那個,是什么關系?!

    啊,好復雜,特么到底什么關系啊!!!

    安波看著不斷抓頭發的蘇衛國,淡淡開口道:“要不還是算了?”

    “不!”蘇衛國果斷拒絕,然后一轉眼又開始抓頭發了:“哎,不是,安波,這個和這到底什么關系啊?我特么就搞不懂了,到底啥關系不關系的?這特么什么題啊?”

    蘇衛國總算是知道那些教授為什么禿頭了,因為,太特么難了!

    這么難,他這么努力學習,要是禿了,姜煙會不會嫌棄他啊?!

    改了改了改了改了改了改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推薦基友甜文,已肥,待宰。

    一個入v猛更十章的作者,小可愛不要錯過喲~

    《穿成愛豆對家的親妹妹》——時星草

    作為盛珩的死忠粉,陸安安最討厭的便是盛珩對家陸延。

    特別是陸延總炫耀妹妹,靠著炒“國民好哥哥”人設狂蹭熱搜!

    直到有天,她不僅成為陸延日常狂炫的那個妹妹,還被迫綁定一個“感動天感動地兄妹情系統”,每天要對哥哥狂吹彩虹屁。

    她:

    頂流盛珩和對家陸延一直水火不容,天下皆知。

    據說連對方妹妹、家里的貓都討厭自己。

    結果有天,他在頒獎典禮后臺聽見——

    “哥你幫我去找盛珩要個簽名行不行?”

    “哥你今天沒有盛珩帥,我愛豆才是最帥的。”

    “哥你別吵我,我要給盛珩投票,你粉絲票數快要超過他了。”

    盛珩:???

    后來,盛珩和對家妹妹親吻的視頻上了熱搜。

    陸延氣得要找人算賬:盛狗,那是我妹妹!

    盛珩很淡定看著他:我知道……哥。

    陸延:???

    操,別以為你成為了我妹夫我就會對你手下留情!!
快乐双彩走势图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