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十九章 沒意思

    老虎撞樹,可不是安全的事,蘇靈雨死死抱著樹,不讓自己掉下去。

    傷了一只眼睛的母老虎,去而復返,猛烈搖撼武士所在的樹。

    武士將弓箭給扔了,牢牢抱著樹干。

    孫威拿起弓箭,拉弓射箭,又一箭插入母老虎的頭皮。

    這下好了,母老虎必死無疑。

    頭皮受傷,最易引起破傷風。

    當第四支箭插入皮肉,公老虎逃了,母老虎也逃了。

    孫威等人跳下樹,見蘇靈雨不動。

    “你下來啊。”

    “腿軟手酸,動不了了。”

    在孫威的示意下,兩名武士上去幫她。

    蘇靈雨動不得,原來她為了死抱著樹干,將自己的胳膊給拉脫臼了。

    下了樹,她心有余悸,坐在樹根下飆虛汗,狂跳的心臟讓她說不出話來。

    “背上她,我們回去。”

    眾人一路奔跑,三人輪流背著她,很快回到荊棘林。

    恰好遇上搬救兵的金玲,兩隊伍匯合。

    “三兒,三兒啊?”

    蘇承啟上前搶過她,抱在懷里,哭著說:“嚇死我了,他們說你被老虎咬了。”

    自家中富裕,蘇張氏就沒拿過鋤頭。今日為了三兒,她不僅拿起了鋤頭,還扯下羅裙,要與老虎拼你死我活。

    現見三兒沒事,亂跳的心放下了,邊哭邊罵,“嗚嗚嗚……你這個沒良心的,要嚇死娘了。”

    男的哭,女的也哭,她能哄哪個?

    摸摸這個,又拍拍那個,見哄不過來。

    她放棄安慰了,扯開嗓子,干嚎:“嗚哇哇哇……”

    這一聲嚎叫,可是響徹天地,邊上的人都被她震住了。

    見所有人都看向她,張大的嘴巴慢慢收攏。

    好像作過頭了!

    這開頭了怎么結尾啊?

    她只得哭著說:“我的右胳膊脫臼了,好痛。嗚嗚嗚……”

    “不哭,不哭,我們去看大夫。”

    蘇承啟抱著她,對孫威說:“謝謝孫公子,謝謝孫公子的救命之恩。”

    …………

    暮色四合,街上行人匆匆,縮著肩膀往家跑。

    商家掛上木板,關店回家吃飯去。

    而劉記藥廬,人影灼灼,掛上了燈籠。

    提著燈籠上門的人不少,他們皆是聽聞蘇三兒遇虎,過來問候一聲。

    其實她的傷不是很重,就精神上受到的驚嚇比較多。

    喝了一劑安神湯,睡過去了。蘇張氏在邊上守著,怕她夢魔

    蘇承啟去招待客人,說明情況,讓關心的好友們不用擔心。

    他們送來一些點心、補藥,就回去了。還有的極力邀請,蘇家夫婦到他們家住。

    蘇承啟夫婦一直守著她,上半夜好好的,到了下半夜她一直冒冷汗。

    蘇張氏不停給她擦,又怕她因冒汗冷著了,又給她換身衣裳。

    說起來慚愧,三兒自立,九個月后就不讓她幫穿衣。至今八年了,幫三兒穿衣次數屈指可數。

    換了衣衫又覺不對,去叫醒小大夫。

    自皇上下旨廢除了科考,劉禮便留在祖傳藥廬行醫。

    以防萬一,他在邊上的小床睡著。

    被蘇張氏搖醒后,過去探查說道:“怕是做噩夢了,夢起今天的事了吧。”

    “得叫醒她。”

    “三兒,三兒,醒醒。”

    “我去給她弄碗糖水。”說著劉禮出門去。

    蘇靈雨被叫醒,大汗淋漓,虛喘著氣。

    若不是娘親在身邊,她怕是要做噩夢到天亮。

    一碗糖水下肚后,舒坦了好些,再一覺睡到大天亮,啥事也沒有。

    見她沒事了,劉老大夫開了藥方子,便讓其回家。

    回村后又是一陣噓寒問暖,教她躲都來不及。

    歸家不到半天,孫威帶著人馬來了,一同帶來的還有一張虎皮。

    剛剝下的虎皮,臭熏熏,滿是血跡。

    原來孫將軍得知此事后,特意派人將兩老虎給射殺了。

    孫威要送一張虎皮給蘇靈雨。

    何故送她?

    遮口罷了。

    金玲故意將人吊起,與危險之中棄她而去,不管是哪一件事,都會引來別人的議論。

    這將不利于金玲議親,金家要掩口,送一張虎皮,是最好的重金。

    將這虎皮賣出去,蘇家能得到不少銀錢吧。

    蘇靈雨帶孫威帶到偏僻處,說道:“虎皮我收下了,不該說的,一個字也沒說。大可放心。”

    “孫公子,可能求你一件事?”

    “你說。”

    “離我遠點。”

    “這是為何?”

    “與你們這類紈绔子弟一塊,只會教會我仗勢欺人。”

    “跟你這類人,做朋友很沒意思,等我老了,我也不知我這輩子做了什么。”

    孫威不解,“即便成為孫家人,也不足夠你榮耀?”

    “當你坐著八抬大轎過街,街上行人為你讓路,對你卑躬屈膝,這都不榮耀嗎?”

    孫威越說越激烈,憑什么要被人驅趕?

    蘇靈雨盯著孫威,突然笑了。

    “何須八抬大轎,騎青牛上街,他們也為我讓路。”

    “如若你老了,臨死前回憶活過的日子,你會想起你年少的斗雞走馬的風光,會記得你曾擁有過多少美人,想你坐上高位的不易。”

    “如果我死了。我會想到我改良了多少類種子,讓多少百姓填飽了肚子。”

    蘇靈雨看著孫威說:“如果我被老虎吃了,這附近三個村子的人,都會為我披麻戴孝。我出殯時,滿山遍野都是披麻衣送行的人。你信不信?”

    面對著山下忙碌的人,看向那挖山開地的人們。

    她豪氣地說:“站山頂之上,俯視螻蟻之人。我欲給予他們雨露,而非乘風而去,游樂于山水之間。”

    ……

    等在山下的金玲,見孫威下山了,上前問道:“怎么樣?她不接受嗎?”

    “她怎么能不接受?她以為拿著這個把柄,就能為所欲為了?”

    孫威盯著金玲,看著她嘴巴子動,聽著她吐露的字眼。

    想起山丘之上,抒發胸懷,欲成偉人,而非碌碌無為之人的蘇靈雨。

    頓時覺得金玲,索然無味。

    一個行事乖張,揮著鞭子,嚷嚷著要強;而另一個埋頭做事,改變種子,造福百姓。

    親近誰,疏遠誰,一下子就能判斷出來了。

    “你怎么不說話?他們把你怎么了?是不是蘇靈雨已經說出來了?”

    金玲焦急地拉著他的手。

    孫威勉強拉起笑意,拉掉金玲的手,“你放心,她什么也沒說。她承諾保守秘密。”

    “那你拉著臉給誰看啊?”

    拉著臉給誰看啊?

    給自己看罷了。
快乐双彩走势图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