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卷《山河帶礪》第二百四十一章 虎穴

    古心閉上眼睛哦了一聲,然后側著耳似乎在聽什么。謝妍知道有人用風聲給古心傳信,因此只是靜靜站在一旁看著她。過了片刻,古心睜開眼睛點點頭,然后興沖沖地對謝妍說道:“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在人間遇到了兩個大美妞吧?走,先給你介紹一個,你倆也認識認識。”

    說著古心攔住謝妍的后背,帶著她朝蘇小魚落腳的地方飛去。單庫知道古心和謝妍正自己這邊趕過來,想了想才對蘇小魚說道:“蘇姑娘,有兩位大人過來了……”蘇小魚立刻點點頭:“需要我回避一下嗎?”單庫急忙搖搖頭說道:“不不不,蘇姑娘不必多心——古心殿下你也認識的。”

    蘇小魚喜出望外地說道:“心姐?她也來了!太好了,我哥他們有救了!”這時古心在不遠處輕笑一聲,然后慢慢張開嘴唇:“小魚,這事可急不得呀。”蘇小魚扭頭朝身后看去,只見古心和謝妍一前一后走到了自己面前。謝妍默默打量蘇小魚的時候,蘇小魚也仔細打量了一番謝妍。

    謝妍依舊穿著深紅的長袍,左耳吊著一只蝎子模樣的耳環,清秀的眉眼間有幾分不易察覺的威勢,卻絲毫沒有咄咄逼人的感覺。蘇小魚不由得對謝妍多了幾分好感,謝妍也點點頭贊嘆道:“心,難得你說話靠譜一回啊——蘇姑娘不但國色天香,而且天生討人喜歡……哎呀呀,難怪羅綺藍要動歪腦筋了呢。”

    蘇小魚有些不好意思地朝謝妍行完禮,才慢慢開口說道:“心姐,你能不能……”古心自然知道蘇小魚想說什么,但是又不忍心說出實情。謝妍看出古心的窘迫,朝蘇小魚走了兩步解釋說:“小魚,不是古心不想幫你,她只是擔心會越幫越忙。”

    蘇小魚有些失落地嗯了一聲:“我知道,讓心姐去招惹那些惡人,確實挺冒昧的……”謝妍急忙按住蘇小魚的肩膀搖搖頭:“不是你想的這樣。其實心要對付他們,也不難。只是她一旦露面,你的哥哥姐姐立刻就要死于非命了,你明白嗎?”

    蘇小魚一頭霧水地看著謝妍說問道:“為什么啊,怎么會這樣?”謝妍轉了轉眼珠沉默片刻:“哎,我這么跟你說吧——我和心在暗處,你的哥哥姐姐最起碼能保住性命,這樣咱們就有時間救出他們;可是我和心如果明目張膽的去救人,等于和那幫惡人直接宣戰,你姐姐他們就要成替死鬼了!這下你明白了吧?”

    蘇小魚被謝妍的話嚇了一跳:“有……有這么嚴重嗎?”古心走到蘇小魚身邊嘿嘿一笑:“小魚你想多了,現在不是已經把你救出來了么?你不用著急,我和謝大人會找機會救出他們的。”蘇小魚急忙躬身行禮說道:“多謝二位大人。”

    謝妍托住蘇小魚的胳膊笑了笑:“蘇姑娘不必客氣,我挺待見你的。我本名謝妍,你以后叫我妍姐就好。”單庫等謝妍他們說完話,才急忙行禮說道:“末將參見古心殿下,參見謝大人!”古心見謝妍正看著自己,悄悄用胳膊碰了她一下:“現在你官大,你說。”謝妍哦了一聲站直身子:“單大人請起吧,不用這么客氣啦。”

    單庫站起身子,有些擔心地說道:“謝大人,您祭出化飛晝,等于直接和那伙人撕破臉了啊……會不會有點不合適呀?”謝妍哼了一聲扭過臉:“臉早就撕破了,我就是想直接告訴她,我來了,她能把我怎么樣?”單庫看著有點賭氣的謝妍撓撓頭:“可是,她們百里一家只手遮天,您這樣還是太冒險了啊。”

    古心倒是滿臉輕松地搖搖頭:“單將軍,百里家想找謝妍的晦氣又不是一天兩天了,可是謝妍做事滴水不漏,想抓她的把柄?下輩子吧。”單庫訕訕地笑了笑,看著她們仨又開始交頭接耳,干脆站在一旁不再說話。

    啊嗚和老山鬼溜走以后,山洞里時不時傳來哀鳴嘶吼,但是很快又歸于沉寂。林淼一邊運著內功,一邊活動自己僵硬的身體。片刻之后,林淼長嘯一聲說道:“我已經好了。你們倆呢?”張庭幕有些尷尬地說道:“我還差一點兒。”林淼走到張庭幕身后嗯了一聲:“我用內功幫你沖開封鎖,庭幕兄,忍著點。”

    說著林淼把右掌按在張庭幕后背,運起百納天經的內功。張庭幕臉色瞬間變得通紅,額頭也滲出一層汗珠。張庭幕不由得暗自嘆道:“耗子內功居然這么深厚!恐怕他還沒使出全力吧。”張庭幕略一分心,氣血立刻變得混亂起來。張庭幕急忙收起其他念頭,默念起紫象神功的心法。

    在林淼內力的幫助下,張庭幕也很快沖破了羅綺藍設下的封鎖。林淼舒了一口氣撇撇嘴:“羅綺藍這招有些類似點穴手法,還他媽挺厲害……白小姐,你試著運運功,看哪里受阻。”白艷艷臉上一紅小聲說道:“你要替我解穴?”林淼摸出幾粒黃豆痞笑一聲:“放心,我不會碰你的。”

    等林淼用罡凌指幫白艷艷解開穴道后,山洞里猛地傳出一聲可怖的嘶吼。林淼眉毛一低說道:“這山洞里還有什么鬼玩意兒?!算了,進去看看吧!庭幕兄,白小姐,跟緊我。”說完林淼一馬當先沖進了山洞,山洞里塵土飛揚,燭火的光芒也暗淡了許多。白艷艷忍不住咳了幾聲說道:“這里真亂!”

    林淼抽了抽鼻子點點頭:“好重的血腥味啊!木頭肯定在里邊……大家小心點。”說著林淼拔出句落劍,小心翼翼地朝山洞深處走去。繞過一個拐角,一具破碎的尸體赫然出現在林淼面前。林淼仔細看了看殘破不堪的尸身,輕輕嘆了口氣,然后運起崩山炮的內力重重砸在石壁上往回退了幾步——簌簌落下的石塊把尸體全部埋了起來。
快乐双彩走势图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