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85章 出爾反爾

    肖咪只是一招,便讓所有武者全部失去招架之力,夏浪羨慕不已。

    不過,他沒生出妒忌之心,這是肖咪的機緣,同樣的神光能讓她境界暴漲,在自己身上卻毫無作用。

    所以,有時,機緣很重要。

    他們看到那些武者沒能量反抗,立即找尋尊上,很快便在一間屋子里找到。

    尊上看到夏浪,滿臉驚訝。

    原來,他給國主傳令抵御從星云宗前來的夏浪等人,念及自己數次聽命玄黃商會會長,完全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尊上,憤憤不平,鞭打保護自己的強者,打算到王宮地底陵寢拿被關押的武者出氣。

    不曾想,被武者們合力擊敗,關在房中。

    “我們是來救你的,和我們出去。”夏浪主動示好。

    修武冷笑,“你以為我會信?你和那些武者是一伙的。”

    “我們不計前嫌救你,你可別不識好人心,如果你現在不跟我們出去,那些人等一會兒沖進來,我們可不會救你了。”祝筱筱故意嚇唬他,想讓他快點跟著出去。

    修武又是一聲冷笑,夏浪不知該說什么好了。

    肖咪也冷笑,“你現在最好老實說,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大不了,我不要我父王便是。”

    她說著,散出魂力將房間里的物件盡數摧毀。

    修武被這么一嚇,雖然,心里還想嘴硬,身體卻很誠實,走出房間。

    三人這時都是松一口氣,跟著走出。

    當他們剛走到密道入口,看到一堆強者堵在入口處。

    為首之人是玄黃商會會長,夏浪微微一怔。

    玄黃商會會長看到夏浪從陵寢里出來,也是一愣。

    修武看到玄黃商會會長,連忙跑到玄黃商會會長身后高喊,“會長,就是他命令那些武者把我關在這里,快,殺了他。”

    “尊上,有些事,我自會判斷。”

    玄黃商會會長不想這個時候與夏浪起沖突,畢竟,自己身后這些強者可能都不是夏浪的對手。

    修武聞言,只好閉口不言,肖咪則走到玄黃商會會長面前,“難道是你想控制我們墨鳳國?”

    玄黃商會會長在肖咪與墨鳳國前國主被關押時,悄悄看過,記下了肖咪的容貌,所以,他認出肖咪,“我沒這個本事,不過,前朝公主殿下,我想奉勸你,有些事過去了就過去了,不要糾結。”

    “一個商會會長竟敢在此大放厥詞,找死。”

    肖咪一掌派出,企圖殺掉玄黃商會會長,卻不料,她的攻擊被人無形之中化解。

    玄黃商會會長登時被嚇到,剛才,肖咪發出的魂力令他剎那間有種被殺的預感,而他身后的強者們仿若沒有察覺,都傻站著。

    “救我,救我,他又出現了。”修武感受到抵擋肖咪剛才攻擊的能量來自弘庫,被嚇得驚叫起來。

    夏浪同樣也感受到打散肖咪攻擊的,與上次祝筱筱與月山少主比試時,打消自己攻擊的來自同一人,他看到修武驚恐,下意識道,“擋下這一擊的人是你手下弘庫?”

    “你們誰是弘庫。”弘庫二字同樣把玄黃商會會長嚇到,他聽尊上提到滅星云宗,殺花老的人是弘庫,夏浪這么說,修武又大叫,整個人也被嚇得打哆嗦,他可不想為武帝做事,又被武帝疑心。

    玄黃商會會長身后強者們面面相覷,都沒作聲,對于弘庫,他們有所耳聞,知道是滅了星云宗的人。

    “放了墨鳳國前國主,我好歹是商會統領,你不會連我的話都不聽吧,又或者,你現在聽命武帝?”

    夏浪最后二字聲音說的很小,把玄黃商會嚇得不輕,他雖然幫武帝做事,武帝也有言在先,不許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夏浪的話令他故意連大咳幾聲,用來遮掩。

    “有些話,我們出去說,你們進去把那些人都給我打一頓,竟然敢關起尊上。”玄黃商會會長做出請的手勢。

    肖咪攔住那些企圖進去的武者,“不許進,你們為什么要在我們墨鳳國地下陵寢做這些見不到光的事。”

    玄黃商會會長此刻真想殺了夏浪等人,卻又想到自己帶來的人不是對手,如果貿然開打,根本沒有勝算,剛才不是弘庫出手,自己的命就要交代在這里,便笑道,“有些事,公主殿下,你真的不要糾結,我這就帶你去見你父王,怎么樣?”

    “不行,你今天非要給我一個交代,我們墨鳳國從來不做傷天害理的事,也不容許別人在我們墨鳳國做這些事。”肖咪極為惱火。

    玄黃商會會長此刻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夏浪的身上,于是,很快相好說辭,“夏統領,可否讓這位姑娘和我們一同出去說話。”

    夏浪覺得在這里耗著,殺了玄黃商會會長,武帝可以選擇其他地方,根本解決不了問題,所以,他看向肖咪。

    肖咪領會夏浪的意思,嘴巴動了動,微微頷首。

    玄黃商會會長看到肖咪同意出去,立即走在最前面。

    很快,眾人走出密道,夏浪環顧周圍,暗自嘆息,弘庫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密道那么長,他卻能在密道外出手抵擋,還能知道密道內的事,境界得有多高。

    “公主殿下,國主此刻在黑月城,好吃,好睡,已經不想再回來當國主,所以,請公主殿下想開點,畢竟,子民們在新任國主治理下,過的都很愉快,還請公主不要再讓墨鳳國陷入動蕩。”

    自己出來,他出爾反爾,肖咪氣的恨不得殺了他,只是,想到父王遠在黑月城做人質,瞪著他,“你說過,要帶我去見父王的,怎么,這話幾個意思?”

    “見你父王可以,只是,墨鳳國的國主之位...。”

    玄黃商會會長很是為難,武帝讓自己將墨鳳國變為傀儡國,換成原來的國主,自己就算是任務失敗。。

    可是,肖咪與夏浪,自己手底下的人又干不過,還要保護尊上,他感覺自己能把差事辦到這種程度,已經很難得了。

    肖咪知道治理一國很難,自己的能耐也不夠,父王的水平也不是很好,此刻,也不是太像計較這些,“好,我答應你,父王出來,暫時不會逼你們的傀儡退位。”
快乐双彩走势图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