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龐大叔本就是村子里土生土長的人,而龐嬸是外村嫁過來的,這一住便是十多年,他們沒有兒子,小娟便是他們的全部。

    現在見到親閨女便要被兩個畜生侮辱,龐嬸一改平日柔柔弱弱的樣子,拿起剪刀便沖了過來。

    可是力量對比實在懸殊,虎形壯漢不過一腳踢去,龐嬸便整個人飛了出去,重重砸在了門板上,整整石灰掉落了下來。

    白色中滲透出紅色,鮮血汩汩流了出來。

    這一腳簡直便要了龐嬸半條命,而龐大叔只是磕頭,不住哀求著。

    原本酒肆外面還有幾個過路人,此刻見到里面動起了手,都是慌忙跑開了。

    酒肆外此刻空無一人,除了大石頭。

    咬了咬嘴唇,大石頭還是走進了酒肆。

    “龐叔,我來了!”大石頭裝作打零工的模樣,一進門便放下了竹簍,然后直視著那兩個壯漢。

    兩個壯漢自然也看到了大石頭,不過他們毫不在意,在這樣一個偏遠落后的小山村,他們干什么都不會有人管的。

    虎形大漢繼續往里走,豹形大漢將酒肆大門一把關上,然后攔在大石頭面前,冷哼道:“這里沒你什么事,拿起你的東西,滾!”

    “龐,龐叔,怎么回事啊?”大石頭一邊說著,一邊卻是沿著柜臺往里屋靠去。

    “他們,他們都是強盜啊,快,快叫村長…….”龐叔此刻見到大石頭,便像是見到救星一般,慌忙說道。

    龐大叔的話沒說完,豹形壯漢便已經騰挪到他身邊,一拳打了過去,但拳頭只停在龐大叔面前三寸。

    豹形壯漢愕然低頭,卻看到大石頭竟然死死抱住了他的腰,力氣還真不小。

    “龐叔,快點跑!”大石頭大聲喊道。

    龐叔愣了一愣,然后拔腿便跑了出去,他要去找人,無論是村長還是村里的壯丁,只要能救出小娟就好。

    “找死!”豹形大漢頓時大怒,一個轉身,便將大石頭提了起來,狠狠砸在了墻壁上。

    “掃興,我去把他追回來,不能壞了大事!”

    虎形大漢眉頭一皺,一下將小娟扔了出去,便起身要追。

    小娟只是個十六歲的小姑娘,一直住在與世無爭的山村,哪里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再加上這一扔,頓時便昏死過去。

    虎形大漢剛要追出去,便聽到耳邊風聲起,急忙一個側身讓過。

    只見一把鐮刀正扎中木窗,而隨著系掛的繩子斷裂,一排木窗都被合上了。

    虎形大漢大怒回頭,卻看到大石頭又悍不畏死沖了過來,低頭撞向了他的腹部。

    這一招典型的莊稼漢把式,卻真的把虎形壯漢唬住了,不得不說,人在拼命時,力道還真不小,這一撞直接將他頂在墻壁上了。

    虎形壯漢用手肘撞擊著大石頭,并配合膝擊,可是大石頭韌勁十足,死死拽著拳頭,就是不松手。

    這時,豹形壯漢也追了過來,剛才他剛想追擊大石頭,卻腳下一滑,竟然被一個酒壺絆倒了,這也給了大石頭機會,攔住了虎形壯漢。

    就在豹形壯漢拔出腰間大刀,想要砍向大石頭時,大石頭卻被虎形壯漢打飛了,整個人擦著豹形壯漢的頭頂便飛了過去。

    大石頭被打飛,但豹形大漢的大刀卻不會停下,眼看著便要砍中虎形大漢的腦袋。

    可是豹形大漢也算有點實力,猛地一收勁道,便止住了刀勢。

    刀勢是止住了,但不知道為什么,豹形壯漢身勢卻沒收住,踉踉蹌蹌便朝著虎形壯漢撞了過去。

    大刀擦著虎形壯漢的耳朵,砍中了他的肩膀,頓時發出一聲殺豬一般的慘叫。

    “我要你的命!”豹形壯漢見到傷到了自己的大哥,頓時怒不可遏,反手便向大石頭砍去。

    大石頭好像受了重傷,掙扎著往柜臺里爬去,豹形壯漢幾次砍擊,竟然都落空了。

    這時大石頭躲在了柜臺的角落里,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而豹形壯漢一提大刀,獰笑著撲了過來。

    一刀凌空砍下,但刀尖卻碰到了柜臺上方的木門楣,整塊木頭掉了下來,砸中了豹形壯漢的腦門。

    就在這時,大石頭本能舉起身邊的酒壇子,也跟著砸了過去。

    酒壇子正中豹形壯漢的面門,隨著沖勁,他往后面倒了下去,而另外半截木頭上卻赫然閃著兩枚鋼釘。

    鋼釘貫穿后腦,豹形壯漢頓時便沒了氣息,雙腳一蹬一命嗚呼。

    此刻虎形壯漢捂著肩膀趕來過來,見到自己的兄弟死了,雙眼都紅了,拔出手里的長劍,一劍便刺向了大石頭。

    可是長劍只到大石頭面前一寸便停住了,只見虎形大漢雙目赤紅如血,只有出氣沒有進氣,直挺挺地倒下了。

    幾乎在同時,酒肆的門被踢開了,桃園村村長呂喜年帶著一眾青年壯丁沖了進來,但一進門便呆住了。

    龐大叔口中的兩個強盜直挺挺倒在地上,看樣子已經沒了氣息,而大石頭如傻了一般,縮在地上驚慌失措。

    酒肆里出了命案,呂喜年不敢隱瞞,立刻將情報報給了這一帶的里長,而里長則呈報官府。

    很快,一對官兵便乘著擺渡船來到了桃園村,帶頭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留著一抹小胡子,頭發梳得整整齊齊的,看起來十分干練。

    “孫大人您來了啊,就是地上這兩個強人,意圖侮辱龐叔家的閨女,您可要還我們公道啊。”

    一見到這個年輕人,呂喜年立刻擺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還抹著眼淚說道。

    來人叫做孫仁杰,是水鄉城的捕頭,奉了西鄉郡縣官的命令,來此調查這樁離奇的命案。

    他和呂喜年照過幾次面,也知道這個村長的一點脾性,當即擺擺手說道:“我學過仵作,這次驗尸便由我來進行,呂村長,你就做筆錄吧。”

    呂喜年連連點頭,然后跟著孫仁杰來到了兩具尸體前。

    桃園村很久沒出過命案了,而且還是死了兩個強盜,在酒肆的外面早就圍滿了看客,甚至還有一些別村的商人。

    孫仁杰仔細查看了尸體,眉頭卻皺得更緊了,特別當他看到那虎豹的紋身后,更是吸了一口涼氣。

    “百獸堂的標志,這回可麻煩了……”

    孫仁杰在那里喃喃自語,呂喜年不知從哪里鉆了出來,疑惑問道:“百獸堂是什么?”

    孫仁杰拍拍手站了起來,凝重地說道:“百獸堂不是普通江湖門派,而是圣宗的外圍堂口,總堂主便是鷹王。呃,跟你說也沒用,你把當事人都叫過來吧,我要一一詢問。”

    酒肆外面,大石頭還在顫抖著,身邊圍著不少當地村民,不無在安慰他,而龐大叔則陪在龐嬸和小娟身邊,接受醫師治療。

    這時呂喜年走了出來,對著大石頭說道:“大石頭啊,孫捕頭想要問你一些事情,你不要怕,實話實說就好了。”

    大石頭抬起頭,露出一雙清澄的眼眸,而孫仁杰也正好看過來,當看到大石頭的樣子后,不禁呆了一呆。
快乐双彩走势图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