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569章 圣武世界,神秘男子

    ……

    圣武世界,滿目瘡痍,大地凹凸不平,明顯能夠看出來,這里曾經生過毀天滅地一般的戰斗,曾經的圣物星球,是如今圣物星球的兩倍,也就是說那一次宇宙神組織三部滅掉白家,甚至滅掉圣武世界所有勢力,足足將整個星球打爆了一半。

    如今只剩下一半的圣武世界,依舊在大世界里面,名列前茅。

    但曾經白家以及屬于圣武世界的輝煌與榮耀,早就不在了,只剩下蒼涼與對昔日的憧憬。

    啪啪!

    鞭子聲,不斷的抽打在人的身上,鞭子與肉的撞擊聲,令人有些恐懼。

    在這滿目瘡痍的大地之上,成千上萬穿著藍色長袍的宇宙神組織成員,每一個都握著鞭子,只要這些罪民干活的度慢了,就會被他們狠狠的抽打。

    在他們眼里面,這些人不是什么曾經的圣武世界強者,只是一個個連畜生或許都不如的奴隸,或者應該還是稱之為罪民比較合適。

    每一個人的額頭之上都有一個紅色的罪字,這些罪字都是燙出來的,硬生生的在頭頂上燙出罪字,以此來約束他們。

    不過圣武世界也不是所有人都會燙上這個罪字,煉丹師不需要,煉器師也不需要,戰術大師也不需要,陣法師也不需要,除此之外都需要燙字。

    而當初葉玄秋之所以能夠偷著跑出來,也是因為頭頂沒有罪字,否則他豈能逃出來?

    “曾經的圣武世界多榮耀,如今只剩下這些滿目瘡痍,白家也好,其他勢力也罷,早就成為歷史嘍。”

    兩個身穿黑袍的男子,一老少,席地而坐,擺著一張小桌子,上面擺著幾碟小菜,還有兩壇美酒,兩個人吱吱的喝著,不時的望著不遠處的暴虐場景,哀嚎慘叫是常有的事。

    他們早就習慣了,也就見怪不怪了。

    “哎,也不知道誰能來解救他們。”年輕的黑袍男子苦笑的搖了搖頭,對于這樣的血腥一幕,他并不想去看了。

    曾經的圣武世界有人口數千億,如今只剩下不足一千億,甚至還在不斷減少當中,這里的成年女子都要被送往宇宙神組織十部,六司,甚至總部,給所有宇宙神的人做奴婢或者小妾。

    而這里的成年男子,則是要給宇宙神組織干活工作,宇宙神組織的武器或者丹藥,以及其他的物品,幾乎有六成都出自這里。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時間更迭,但圣武世界的人依舊悲慘。

    “你我何必如此多感慨,小心別讓宇宙神的領聽到,不然你和我就慘了。”對面的中年老者急忙出聲勸諫,生怕他惹出禍事來。

    “切,他敢動我?也不看看我是誰?”男子聞言,聽到宇宙神組織的領,卻是不屑的撇嘴冷笑,絲毫不擔心。

    他要是敢動彈自己,那就不用做宇宙神組織的領了。

    老者苦笑一聲,卻是搖了搖頭,但是一想男子的身份,也就釋然了,是啊,誰敢得罪他啊,誰敢動他啊?

    “沒意思,真的沒意思,撤了撤了。”年輕的男子搖了搖頭,一把將酒杯放下,站起身來就走。

    周圍的宇宙神組織強者,看到他走了過來,紛紛讓路,臉上露出客氣的諂媚笑容。

    男子不屑的瞥了眼他們,一個跨步,整個人就消失在了這里,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周圍的宇宙神組織強者見到黑袍男子離開之后,這才松了口氣,甚至都想跪在地上,謝天謝地,這位爺終于走了。

    “長老,他到底是誰啊?您至于和他這么客氣嗎?”

    幾個身份很高的宇宙神三部強者,走到老者面前,不是好氣的問道。

    老者放下酒杯,抬起頭看了眼幾個男子,然后苦笑的說道:“他的身份,不是你們能知道的,別給自己惹禍上身,你們只需要知道,就連咱們的領,見到他都要客氣三分。”

    “啥?領都要客氣三分?咱領可都是宇宙神了啊,還需要對他客氣?”周圍的幾個強者聽了這話,頓時傻眼了,一個個都有些不敢相信。

    何止他們不敢相信,就連老頭兒自己都不敢相信,他是宇宙神組織三部的大長老,可是面對這個年輕人的時候,卻升不起半點的威嚴。

    年輕人似乎沒有任何的實力,可是一言一語皆是震懾,令人感覺心悸,隨后他就上訴了六司和總部,最后得到的結果,六司與總部都警告他,對這個人客氣一些,就連領都不敢招惹。

    于是他就不敢不客氣了,每天只能和他吃吃喝喝,而男子也很不忌憚的討論宇宙神組織,說什么殘暴不仁啊,血腥啊,說圣武世界的人很悲慘啊,什么時候能有人救他們,之類的話。

    但不管他說什么,他身為大長老,卻是只能陪笑,可以說憋屈之極。

    終于這個年輕人,在這里留了一段時間之后,離開這里了,也讓他松了口氣。

    如果他還不走的話,他都要崩潰了,面對這樣一個神秘的年輕男子,連領都要敬三分的,他可以說很害怕。

    但又很疑惑,就像是手下詢問的那般,領都已經是宇宙神了,還有什么可怕的?整個宇宙領最大,為何又要對他敬三分?實在是想不明白。

    “別在這里傻站著,你們對那些罪民客氣一些,他們至少給咱們宇宙神組織干活,不要粗暴對待他們了。”

    “是!”

    有了大長老的提醒之后,這些強者都應了一聲,但是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大長老也看出這些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答應著,卻也不管了,畢竟圣武世界的人是敗者,既然是敗者就要經受這種摧殘。

    成王敗寇,更別說面對的是宇宙神組織了,可能連寇都算不上。

    ……

    身在銀星世界雪國皇城的白起,并不知道圣武世界生的事情,他現在也來不及想圣武世界,滿腦子都是該怎么讓喬家重振聲威,為此這一天一夜,白起都在傳授喬無窮煉丹之術,傳喬無盡修煉功法。

    九章秘法里面的東西,白起挑了一些精煉的,都告訴兩個兄弟,至于他們能夠修煉到什么程度,就不是白起能決定的,他雖然是師父,可是修行卻靠他們自己。

    倒是喬蓮心的修煉更加刻苦,自從喬家覆滅之后,她就更加的刻苦鉆研功法,如今已經學會了好幾種功法,雖然不是頂級功法,卻也是三品和四品功法。

    對于白起而言,這些徒弟以后能夠成長到什么程度,白起并不太在乎,但他們自己如果放松警惕,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

    自己所收的這些徒弟里面,都是天賦不錯的,尤其是陳阿三,喬蓮心,天賦更是卓絕異常,葉玄秋也不錯。

    反倒是自己的大弟子李文崇,這些年雖然也矜矜業業,勤勤懇懇的修煉,但是明顯度下降了,或許是因為他的血脈不純,體質也不足導致的。

    喬家的血脈,雖然不如十一種頂級血脈,但是也絕對是整個宇宙之內,能夠排進前百的血脈,可見一斑。

    “主公,您是不是該去皇宮了?今天皇宮里面很熱鬧,整個雪國甚至銀星世界的煉丹師,都過來了,只為了見雪林英一面。”

    蘇袀翊從外面走進來,見到白起還在教授喬家兩兄弟,又看了眼已經正午的太陽,忍不住提醒白起。

    白起扭了扭脖子,望著窗外的太陽光十足,這才想到,今天是雪林英到來的日子,雪林瀟昨天也告訴自己,今天要提前去。

    不過看這樣,自己沒辦法提前去了,不遲到就算不錯。

    “準備一下,你跟我去皇宮吧。”白起從床邊站起身來,穿好衣服,對蘇袀翊說道。

    蘇袀翊卻是遲疑了一下,有些話卻不好說出口。

    “怎么?還擔心喬蓮心?”白起見他猶豫的樣子,就知道他的心結在喬蓮心的身上。

    “主公恕罪,我實在是…”蘇袀翊也知道身為白起的護法和手下,必須是隨叫隨到的,可現在喬蓮心實在讓他放心不下。

    “算了,我讓老沈和我去吧,你就留在這里,陪著她吧。”白起沒有生氣,也能理解蘇袀翊的心思。

    如果換做自己的,自己女人所在的家族被滅掉,自己只怕也會心神不寧,整顆心都放在女人的身上。

    “多謝主公理解。”蘇袀翊激動的抱拳鞠躬,眼中更有感激和興奮。

    白起揮了揮手,走出房間。

    “老沈,隨我進宮!”

    白起喊了一聲,雖然不知道沈亦然在哪里,但肯定他能聽到。

    “白大師,沈公子和大皇子已經去皇宮了。”

    白起喊聲不久,卻走過來一個皇子府的下人,十分緊張的稟告白起。

    白起一怔,詫異的問:“什么時候去的?我怎么不知道?”

    “大皇子和沈公子知道您教徒弟,所以沒有打擾,加上國主提前通知皇子,要提前去觀禮。”

    “觀禮?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白起先是疑慮,然后明白過來,便揮了揮手讓他退下。

    “看來只能我自己去了。”白起嘆了口氣,莫名的覺得自己可能在浪費時間,卻不得不去。

    解決雪國這件事之后,也該上路繼續尋找其他派系的白家后人。
快乐双彩走势图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