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兩千六百零一章 千年一次

    四周一片寂靜。

    魏虹和秦落秋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沈風的身上。

    片刻后。

    趙燕芬深吸了一口氣,道:“我相信沈小友的人品,所以我認為既然是沈小友承認的師父,那么絕對不會是那種忘恩負義的小人。”

    “如今中神庭的人死在了我們流月宗,其實我們已經沒有退路可走。”

    “跟著沈小友一起對抗中神庭,我們或許還能夠闖出一條活路來。”

    “你們覺得呢?”

    她的目光看向了魏虹等人。

    這魏虹本該是極為厭惡男人的,可她如今對沈風卻產生不了太大的反感。

    一個敢于和天域之主作對的男人。

    一個擁有著無限勇氣的男人。

    這真的讓魏虹心里面十分感嘆,她道:“我們一切都聽老祖您的。”

    聞言,趙燕芬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么給我吩咐下去,所有人全部收拾一下,后天一早,我們便出發前往劍山所在的地方。”

    沈風見流月宗的事情終于塵埃落定之后,他道:“趙前輩,之后你們先去劍山,我想要去一趟東域。”

    轉而,他又對著葛萬恒,說道:“師父,你和趙前輩他們一起去劍山,此次前往東域,就當做是我的一場歷練了。”

    趙燕芬眉頭隨即一皺,道:“沈小友……”

    沈風不等她真正勸說,直接打斷道:“趙前輩,我必須前往一趟東域。”

    “剛才我在對宋弘致搜魂的時候,得知中神庭的宋千流還派了人前往東域的青幻宗。”

    “當初在青蒼界內的時候,青幻宗宗主的小女兒一直和我在一起,所以完全是因為我,青幻宗才會遭受這無妄之災。”

    “無論如何,我都必須要去一趟東域。”

    在聽到沈風的理由之后,趙燕芬沉默了下來,如此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她還能夠說什么?

    這一幕,讓魏虹內心一顫,從前她一直認為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但如今才認識沈風這么一會會,她卻在沈風身上感受到了安全感。

    其實,沈風這次去東域,除了要去青幻宗以外,他還要去一趟東域陸家。

    當初因為沈風和陸雨晴的哥哥長得很像。

    后來陸雨晴這丫頭一直跟著沈風,甚至把沈風當做自己的哥哥了。

    在天絕宗的時候,陸家旁系內的陸天齊,從輩分上來說,他也算是陸雨晴的六叔。

    這陸天齊親自將陸雨晴帶了回去,并且和天絕宗發生了一些矛盾,甚至是對沈風極為的不屑和鄙視。

    陸天齊認為沈風不配讓陸雨晴稱呼他為哥哥。

    之后,陸雨晴主動提出跟著陸天齊回東域,當時沈風說過今后會去東域看她。

    當然,還有一件事情一直在沈風腦中徘徊。

    當初他從陸雨晴口中得知,他的三徒弟厲欣妍,曾經是東域星隕神殿的圣女。

    但不知道因為什么事情,厲欣妍和星隕神殿鬧翻了。

    在星隕神殿的追殺之中,厲欣妍受了非常嚴重的傷勢,最后是被西域魔道中的強者救走的。

    在星隕神殿內幫厲欣妍說話的三名核心弟子,如今被囚禁在了星隕神殿的練武場上。

    囚禁他們的是一種特殊的銘紋陣,每時每刻都會抽取他們的玄氣和生機,他們將在痛苦之中熬過幾十年后,最終玄氣和生機枯竭而死。

    這是星隕神殿在警告其門下的弟子。

    沈風作為厲欣妍的師父,那三個幫厲欣妍說話的星隕神殿核心弟子,他自然必須要去救出來。

    這便是他此次去東域,必須要去做的三件事情。

    他不讓任何人跟著,確實是想要磨練自己,再說如若真的發生了意外,他還能讓第一古畫內的天血族人出來。

    實在不行,他還有劍之神給他的劍匣。

    葛萬恒看到了沈風眼眸中的堅定之色,他拍了拍沈風的肩膀,道:“為師不會阻攔你。”

    “畢竟溫室里的花朵經歷不起風雨,你將來想要踏上天域之巔,就必須要自己去經歷一次次的生死。”

    “否則,你根本無法達成自己的目標。”

    趙燕芬在聽到葛萬恒都這么說了,她便只能夠在心里面嘆了口氣。

    接下來。

    沈風并沒有在流月宗內久留。

    此次從北域抵達東域,其中的路途很是遙遠。

    所以,趙燕芬給了沈風一份趕路的指南,只要根據這份指南上趕路,抵達一個個北域不同的城池,借助其中的銘紋傳送陣趕路的話。

    那么沈風在兩個月左右,就能夠進入東域的范圍內。

    在葛萬恒和趙燕芬等人的目光之下,沈風一個人踏上了去往東域的旅程,直到他的背影消失,眾人才逐漸收回自己的目光。

    葛萬恒呼出一口氣,道:“他要走的路注定和我們都不同。”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趙燕芬和魏虹等人聽得此話之后,她們陷入了深思之中,在未來的某一天,沈風真的能夠踏碎神庭,登上天域之主的位子嗎?

    ……

    時間匆匆。

    轉眼間,數十天過去了。

    沈風的身影從天空之中落了下來,在他面前是一片無比廣闊的海洋。

    這片海域他曾經來過,也是在這片海域之上,他獲得了被海人族收藏的第一古畫。

    根據趙燕芬給他的指南,在這片海域的海岸邊,每天都會停靠著巨大的寶船。

    今天也有寶船在這里停靠,但整個海岸邊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

    當然,最讓沈風驚訝的并不是這些。

    而是在前方的海域之內,有海水凝聚了恐怖的天幕,沖擊到了天空之中,好像是形成了一面恐怖的屏障一般。

    沈風聽著海岸邊修士的議論,他慢慢清楚了這里發生的事情。

    原來是海人族千年一次的盛會。

    海人族每隔一千年,都會對外開放一次,到時候,陸地上的修士都能夠進入海人族的地盤。

    當然,最吸引人的并不是這些。

    這海人族對外開放的千年一次盛會,他們會拿出不少海人族獨有的寶物,以此來和人族修士交易。

    從前,有不少人族修士在和海人族交易的時候,獲得了對自己很有用的天材地寶,甚至是讓自己的修為連續飆升了很多個層次。

    所以,到了如今,有越來越多的修士,會來參加這海人族千年一次的盛會。
快乐双彩走势图页面